江山易改

错逢姑苏远来客,应知轻狂恰似我。

好羡慕那些天生就能做康德的人啊。
不用在世俗和复杂中沉沦。

实在喜欢这张图。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一生的挚友,最后的执念啊。

从何而起:

投毒。

我已经疯了。
吃我宋晓双道长安利!!!!

风沙星辰:

没经历过什么风雨的温室花朵,若是想长高长大,总归是要接受千千万万的磨难的;过去被父母保护得太好,而现在要独自面对生活的时候难免手足无措…慢慢尝到了生活的酸涩,明白了父母的不易,就算有眼泪掉下来,也要予他们以微笑;就算再难也要咬紧牙关努力坚持下去,毕竟,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啊!

这龙看起来更似兽类,有很明显的唐代风格啊。

核桃蛋的博物馆:

唐 葵边云龙镜 余杭博物馆藏

The Tang Dynasty(618-907)/Bronze Mirror with Dragon,Sunflower Pattern Edge/Yuhang Museum


美哉美哉。

墨水做的鸢:

就之前微博5800粉的点图……画了很久……然后视频还在制作,之后发 

长相思 · 记聂怀桑(二首)

其一
慕樊素,惜小蛮,暗香细盈怀袖间,倾酒鸳鸯盏。
访云梦,下临安,流光轻掷不曾怜,泼墨描金扇。

其二
兄枉死,亲藏奸,清心乱魄弦中换,明玦犹难安。
算屡出,书频传,镇恶封煞囚于棺,怀桑何以堪。

其一中上阕多有和原文不符之处,原文里的聂怀桑收藏着许多精装春宫图册,倒是没有关于他醉卧花丛的描写,词中只是鄙人的想象,初心是想写一个无忧无虑的风流公子。怀桑喜欢文玩字画,喜欢春宫图册,料想也应当是个惜花之人了。

原耽&同人整理

楼心与安:

存书单!
真的神仙推书(暴风式哭泣


求阙:



@楼心与安 书单w 先整理了一下原耽和同人,出版类读物的我要等周末抽个时间慢慢分个类再贴。下面列出来的文章唯一排序标准就是文笔,不考虑剧情和人设,我也只从文笔方面评价。




原耽:




大风刮过:《皇叔》《又一春》《桃花债》




大风的文风一看就知道受老庄影响很深,也颇得写意画的神韵,形散意不散。韵律感很好,整散结合,有些段落读来脍炙人口。她的文风其实是很克制的,风轻云淡寥寥几笔,只把骨子立起来,诸多情感藏在后头,也因此像后劲强的桂花酿抑或塞北风雪冻成的牛肉干,越嚼才越筋道。初读有听说书时惊堂木一拍的惊艳感,再刷时才觉更是余香满口。
看似信手侃侃,实则用字极其精准。举例桃花债,宋珧对衡文说:“我想了你几千年”,而衡文则回:“我也想着你几千年”。了和着一字之差,就能见出身为凡人、尝过七情六欲是何滋味的宋珧,和生为神仙、懵懂分不清情爱的衡文的区别。网文时代能讲究到这个地步的作者,已经很少见了。




写古风极合适,大约也因此一直没有写过现代长篇。学她不大容易,因为无论是句式整散的信手拈来、还是古典意象的恰当罗列,都需要一定的古文功底。




可以配《浮生六记》《陶庵梦忆》《闲情偶寄》和唐诗宋词一起看,大风的文也确实很像比较精彩的古言小品,串一串感受更深些。




priest:《有匪》(bg)《大哥》《残次品》《杀破狼》




以上是从文笔排的序,如果看剧情立意就不一样啦。p大一直被认为胜在剧情,其实单拎出文笔来看也绝对是排在榜上前几的作者。
最擅长概括性议论,其次是很形象的人物描写,残次品和杀破狼列上去,则是大场面中对群像出场次序、描写笔墨的控制度很强。
皮皮本身没有什么局限性,看得出古文底子和现代文学积累都很厚,当然依我读下来的感受,现代作品里她可能更偏好议论性杂文和分析性社科文。她的场面构架相对于大风,没有那么多美感,胜在“活灵活现”,描述性语言接地气,评论性语言则切中肯綮,往往让人印象极深。读她的文章,细腻性和清晰度差一些,但一定会为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气度和格局心折。




场面敢铺得这么大的作者不多,而细看p大对某个场景群像的描写,会发现非常流畅。这绝对是一种本事,不是每个写手都能做到让每一个人物都在合适的时候做出合适的反应的,笔力不够会出现“写到一半气短”的情况,不知不觉就开始用省略性、全知性的句子企图把这个场景匆匆结束掉,写到最后气弱声歇、潦草结束。




写长篇是对笔力的一种考验,考验作者脑内场景够不够栩栩如生、对人物描写的词汇够不够丰富。p大在这一点上,绝对是个榜样。




鱼香肉丝:《活受罪+长相守》




最开始知道鱼香肉丝还是看她的福华,归剑入鞘至今是我心里无可超越的经典,不过写英式同人笔底功力其实并不能完全体现出来,相较之下,活长的层次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提到文笔好的原耽,我脑子里第一反应绝对是活长,尤其是作为番外的后一部长相守。




艳而不俗,痴而不癫,明明通篇有大段大段的十八禁,却硬是能读出十分的美感来。
又淡又静又深切。就像长相守里引的一句,“那一种似花半开,似酒半醉”。
真真切切的俗世好时光,七情六欲上头,贪嗔痴怒全占,偏偏缱绻到骨子里,每一个字都在讲什么叫岁月静好、相濡以沫。
这是部把家常写到一种极致的文,暗流皆在文下。同样是很克制的笔墨,大风要更潇洒一些,活长则沾染着柴米油盐气,我个人是很喜欢的。




并着汪曾祺、梁实秋和老舍一起看,食色性也,鲜活暖润的人间欲望。




孙黯:《于心有愧》《REMIX混音人生》




和上一本的文风有点像,但更青春一些,抛开情绪上的内敛,显出年轻人特有的明亮。
出于对“世俗”的爱好我更喜欢于心有愧,没有那么多波折坎坷,平平淡淡却十足美好的一场恋爱。黯总本人是我唯一一次从作品关注到作者,然后两个一起粉上,无他,这姑娘活得太酷了。文风里也会不经意流露出一丝酷劲儿来,笔墨干净利落,小情小爱也丝毫不拖沓。




静水边:《岁月间》




高级版傻白甜。讲真,傻白甜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在傻白甜也就算了文笔还很尬,矫情兮兮故作欢脱那就真的要摔书了。
岁月间不存在这种问题,同为“风花雪月我想要好好和你谈个恋爱”,于心有愧明亮潇洒,而岁月间的描述则更细腻深情。
看完会觉得很舒服的一篇文,就像很多读者评价的一样,每一种感情都描写的很温柔,甜而不腻。算是校园文里很出挑的一篇,干干净净的文笔写干干净净的感情。




剩下几篇就不铺开讲了,列一下:《穿堂惊掠琵琶声》《影帝和他的傅先生》《千秋》《杀戮秀》(千秋武侠,杀戮秀现代幻想,打戏都超棒)




同人:
盗墓笔记:瓶邪




十九九:《用我一生》(瓶邪瓶)




看了这么多年同人唯一一次买本,还是初三开始追的,一直到现在,两年多刷了大概有七八次。




墙裂式推荐……虽然可能是我安利方式有问题,跟好几个朋友推过,至今没有推销出去,掩面大哭。




我是先看的用我、后看的活长,看完就觉得我女神大概也看过长相守,她们俩文风有点一个路数的意思,都是那种秀敛于中的风格,但同时又有p大的概括能力,一句话戳到人无法呼吸。“多好笑,他认得出他一面之缘的笔锋,却读不懂他年深月久的留白。”这是另一篇黑花短篇里的,写情写到这个份上,我是真的只能仰望。




环境描写我看了这么多年的文,没有比用我一生更好的。笔力很稳,卷一乍看不算惊艳,卷二情感爆发的时候,简直了。我算是女神的学生啦,自己的文风就是跟她学的,一点点变成现在这样,所以没法做什么很精准的评价。只能说,写得从容而情深是一种本事,用我里这种技能点是点满了的。




橘鱼月:《妄想照进现实》




文艺到骨子里去的一篇文,文风很有电影感。第一人称叙述,看的时候感觉面前有一帧帧画面缓慢淌过去,长焦镜头美感十足。现在很多娱乐圈文,笔力其实都比不上这篇同人,妄想本身写得就很像一个剧本。




塑造画面感的能力很强,不只是环境描写,人物之间的互动也很有张力。




琅琊榜:靖苏:




闲饮东窗:《停云》




之前截过图,对文风也有过评价,不细讲了。
掉书袋还掉得非常游刃有余的典范,比起原耽圈的阿堵我更喜欢这篇,笔墨更自然一些,人物也更加鲜活。




阿穿:《离人醉》《忆似故人来》
可能因为本身专业是心理学,穿太心理戏和人物剖析太厉害了。看离人醉的时候我经常倒吸一口凉气,你会觉得人物真的是被她剖开、拆解,一点秘密都留不下,所有的情感波动和心理活动都讲得干干净净。




这其实是很了不起的,对人物的绝对把控杜绝了ooc的可能性,很少有作者能把心理戏写得这么张力十足、淋漓尽致。剧情转折中每一处感情线的变化都细致地展现了出来,语言也很精准,像扣在掌心的刀尖,有一种不动声色的犀利。




写感情线的时候我研究过她的文章,尤其离人醉,细看能学到不少东西。




全职高手:




执笔行凶:香水系列&人物性格分析




就是昨天贴的清臣。最妙的是各种比喻,其次是节奏感和韵律感,冷淡、艳丽、底蕴深厚。
和张爱玲有点儿像吧,但又不尽相似。港风和古风都格外适合,书看得多,不自觉就有了正经文学的味道。




诳言堂楼礼:伞修&方王




文风很有现代感,各种题材也都驾驭得很好。琉璃的短篇是很惊艳的,天生有种灵气,写得非常恣意。
优点很均衡,没法整体概括,愿意的话可以看一看。




文豪野犬:太中
赤渊:
这个作者的节奏感超——级棒,尤其她lof里有时候会有不打题目三四百个字的短篇,一看就能理解了,真的非常行云流水,一万字读下来都不需要缓口气的那种。




所以很治气短哈哈哈,可以观察一下是怎么做到这么自然地把故事展开来而不显局促,我当时看完文风都快被带过去了。




差不多先就这样!书看得少其实也举不出多少,不过我是一直觉得看书贵精,反复刷几篇好文对文笔的帮助要比大面积扫文更大,虽然刚刚举的这些可能都特别常见,但的确值得反复看。希望能有你没看过的233 不然就太失败了


[云梦双杰]三曜

飘飖兮:





-云梦双杰原著友情向
-封棺大典之后
-OOC

—————————————

今夜无月无星。
前路上入眼一片薄薄的雾色,空气中弥散着水汽与新泥的味道。
再往前,透过覆盖视野雾气所能看见的,依然是没有尽头的土路,但周遭原本寂静无声的环境平白从远处传来了踏蹄的动静。这蹄声踏的时急时缓,又比寻常所听过的轻了许多。
这声音在这片本身隐藏着鬼怪的树林中更引起了行路人的警惕。
江澄腰间的银铃铛发出了微弱一点声音。他眯眼站住了脚,下意识摩挲起了手指上的银色指环。
朦胧的黑影出现在迷雾中。
江澄无声冷笑。
黑影渐渐显出了一点微弱的轮廓。
紫电即将破缚而出的瞬间,江澄听到前方一声巨大的驴响鼻,一人盘腿坐在一驴背上,晃晃悠悠的从雾里朝着他走了过来。

两人一驴在并不宽敞的小路上狭路相逢。
魏无羡和江澄的目光在空气中短暂的相接。

这是两人自观音庙一别以后的第一面。
魏无羡万万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的碰到江澄,他要是能提前预料到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一定会在方才和蓝忘机分开的岔路口坚定选择向右的那条路,或者干脆就否决掉这个分头行动的提议。
气氛沉默到了极点,两人干瞪眼的杵在了原地,小苹果终于受够了装作一头呆驴毫无动静的驮着背上那个鸟人,于是怒撅前蹄,又朝面前的江澄狂喷乱叫一顿,终于如愿以偿的把魏无羡从背上甩了下来。

魏无羡拍了拍衣袖上的灰,看了眼江澄,道:“江澄啊,这么巧。”
江澄背过手去,斜瞅了小苹果一眼,干咳了声道:“你来这做什么?”
魏无羡心下悄悄松了口气,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地挑眉:“和你一样?”
江澄听后侧头瞥了他一眼,十分怀疑问道:“你跟着金凌?”
魏无羡怔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
几日之前,这里曾有村民向附近驻扎的仙门世家求助过,据说是林子里有什么吃人的东西。这仙家当晚派了两个修士过来,直到第二天早上也不见往返。再后来又去寻人的,也什么收获都没有。
这事第三天便传了出去,蓝家的小辈正赶上下山,便一起向着这边来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回到云深时,听说一行人刚走不久,担心有意外发生,就寻着路追到了这里。想来这些小辈都和金凌关系不错,应该是结伴一起来了。江澄一向操心他,必然是也悄悄跟了过来。唯一料不到的大概就是两个人正好在这小路上撞见了。
魏无羡想到这解释道:“是姑苏的小辈。”
他停顿了片刻又接道:“昨天听说了这边的情况,担心外出门生的安全,就和蓝湛顺道过来了。”
江澄眯眼朝他身后看了一眼,魏无羡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听人下一句问道:“那蓝忘机呢?”
魏无羡咧嘴一笑:“节省时间,我们分头走了。”
江澄想起了自己走到这之前的岔路口,当即意会,装作无所谓的提醒道:“这边什么也没有。”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朝前面看了一会,问:“你就这么肯定吗。”
江澄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
魏无羡也回看了他,接着往前开始走。
江澄不屑地冷哼一声,却也一道重新走了回去。
魏无羡猜他大概是不信自己能找出个花来,一定要等着走到路尽头一无所获以后再对自己一番冷嘲热讽。
他想到这突然下意识笑了起来。
好像一去十几年,中间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无数无数之后,他和江澄之间还是剩下来了那么一点从来没有变过的东西。
就好像还是十几岁时候,心里的想法都让对方能在最平凡零碎的动作和眼神里猜到。
其实也没什么,但总归还是让魏无羡有些想起了在一切起落悲喜之前的那段日子。
年少气盛鲜衣怒马的光景放在漫长的一辈子里也不过是很短的一小段路。

他扫了旁边的林子,状似漫不经心问道:“兰陵那边,还好吗?”
江澄身形顿了一下。
封棺大典尘埃落定以后,金光瑶倒台注定了兰陵的辉煌将一去不返。而金凌又年少,担不起家主重任,自然会受到金家内部和外界的各种压力。
江澄当然为此烦心了不少,前跑后跑的给金凌撑腰,又要管理云梦一堆大小琐事。
但被魏无羡主动问起来,江澄只淡声应道:“勉强稳住了。”
勉强大概就是不怎么好了,魏无羡心里这么想,迟疑了很久又问:“那你呢?”
这话说出来轻飘飘的,传进江澄耳朵里让他不觉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他侧头看向魏无羡,后者只看着前路,并没有看他。
良久之后他沉声应了句:“很好。”
他心里颇有些不甘不愿,但终归没有从语气中透露出,让魏无羡察觉到。
他又在心里默默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还是没有再多说任何别的。不管是十三年前,还是现在,他江晚吟从来没有不好过。
魏无羡抿抿嘴,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不在笑,道:“也是,你一直很好。”
江澄收了视线,沉声道:“你又知道什么。”
此话之后两人缄默无言。
魏无羡手指僵硬的陷进掌心。
他知道江澄很好,对于云梦而言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家主,在外是一个盛名皆知的名士。
没有人会在意高不可攀的山峰在显世前经历的无数日日夜夜。每个人在交集之前都有自己的故事,这是每个人与众不同,独自生长出的枝叶。在登上巅峰之前所走的每步曲折,甚至在自己登顶那一刻,回头再看,都能做到一笑泯之。
但是有些事又真的能笑一笑就一笔带过吗?
魏无羡是想做到的,他猜江澄大抵也是想的。他以前总想着,把这一路坑洼走平了,不管多少步,只要他能走,就不存在走不下去的地方。
如他所愿,这条路他的确走完了。但是坑洼没有踏平,荆棘未斩,唯一剩下的人生生死死之后,也再也不能以兄弟相称了。

魏无羡闭上眼睛,什么哭啊笑啊的陈年旧事都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烟消云散了。

两人并肩又走了一段路,江澄不再见魏无羡说话,才终于主动开了口。
他犹豫问道:“你怎么样。”
魏无羡睁开眼,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问候有些出乎意料的不知所措。
他不明白江澄问得怎样究竟是什么,思考过后还是如实应道:“我?我也很好。姑苏那边非常好。”
有蓝湛的地方哪里都好。
他在心底默默补了一句,但并没有说出来。他想着在莲花坞那次的不欢而散,大抵江澄这人对这种事的接受能力本来就是有限的,更何况是他魏无羡。
江澄欲言又止了一会,还是追问了魏无羡没有和他主动说起来的话:“你和蓝忘机……”
魏无羡眯了眯眼,没想到他居然自己说了下去。心道:“看来金凌也并没有和江澄说起过这些事。”
魏无羡嘴角不自觉弯了弯。
江澄咽了口唾沫主动无视掉了他丝毫不矜持的反应,然后有些后悔但又强迫自己补全了自己没说完的话:“怎么回事。”
魏无羡挑眉看向他,咧嘴一笑道:“你不是最恶心这事吗,怎么舍得开口问了?”
江澄冷着脸道:“爱说不说。”
这语气让魏无羡恍若隔世,好像自两人真正决裂以后,就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说过话了。江澄似乎也感觉到了,左右倒是心照不宣地又不说话了。
片刻后,魏无羡还是开口打破了寂静:“也没什么,就和你看见的一样。”
江澄听后终于再也绷不住自己的表情,一副嫌恶想吐的样子偏了偏头。
魏无羡觉得他好笑的不行,心下捧腹,强忍住想砸他的欲望,笑道:“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不比你强?”
江澄觉得自己头皮发麻,突然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在刚才选择和魏无羡同行,但他还是装出了他一贯的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意在懒得理他并且根本不同意。
就在这时,身后走过的路两边突然传来了鸦雀的声音,霎时林鸟惊飞。
两人立即一身戒备,停下脚步。
正在魏无羡握紧腰间的笛子警觉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魏前辈!”蓝思追怀抱长琴正跑在一群小辈的最前面,刚喊住魏无羡,就看到了一边满脸阴晴不定的江澄,后赶忙止住了脚,原地站的稳稳当当十分笔直地颔首小声补上了一句:“江宗主。”
几个少年人前前后后结结巴巴地向云梦江氏的家主问了好,又稍有些诧异地把目光在两个传闻里恩断义绝了的人之间来回徘徊。尤其是金凌看到江澄尤为反应剧烈,险些滑倒在地,偷偷往魏无羡那边看了好几眼,才对江澄喊了句“舅舅”。
魏无羡见他们几个过来,把手往身后一背,笑吟吟道:“这么巧呀。”
“才不巧呢前辈,含光君说你在找我们。”一个小辈道。
魏无羡故作疑惑道:“哪里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一定是你们含光君在骗你们。”
蓝景仪呸道:“含光君又不是你!才不会骗人。”
魏无羡挑眉,不置可否。突然想起什么又道:“你们一路追过来的吗?”
蓝景仪不耐烦道:“那不然呢?”
魏无羡大喜,赶忙问:“那我的小苹果呢!你们看到小苹果了吗。”
一直没说过什么的话的金凌一脸嫌弃道:“什么小苹果?你还在路上随便扔苹果吗。”
“什么苹果,是他那头花驴子。”
魏无羡看了眼旁边的江澄,连忙比手势打住,道:“先不说驴了,那你们含光君呢?”
“含光君?含光君在后面啊,你没看到吗?”
魏无羡猛的回头,才看到身后的一段小路,蓝忘机站在离他不远的后方。还是一身不染尘的风姿,极浅的眼目之中倒是常人难得一见的温柔之色,但这神情魏无羡是天天见的。
而这仿若不沾世尘的清俊青年,手里正牵着一头喷天喷地的花驴。
魏无羡看着他,隔着不长不短的小路,这路他刚刚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想来是很短的距离。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回头看去,又觉得这条路比他刚才走过的所有地方加起来都要长。
他笑眯眯地盯着蓝忘机眨了两下眼睛,然后三步两步走了过去。
“蓝湛,我碰到了江澄。”他边说边转身,却一回头再看向方才他走过来之前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江澄的影子。
“咦这小子,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魏无羡纳闷。
蓝忘机抿了抿嘴,拉住他的手,边往前走边轻声道:“没事。”
没事,没事。
魏无羡用另只手转了转耳边一缕头发,在心底默念了两遍这句话,然后朝身边的人笑了笑。
“嗯,还会再见的。”


“舅舅!”金凌边追边喊,可江澄好像听不见一样,走的一步比一步快,就恨不得直接平地御剑一下从这里消失。
这样走出了半里,江澄终于被追的忍无可忍了,放慢了脚步。金凌见势匆匆跟上,埋怨道:“舅舅,你干什么走这么快!”
江澄拉着脸道:“你跟过来干什么。”
金凌理直气壮道:“我为什么不能跟过来?可是你走什么啊。”
江澄不语,眼看着又要脚底生风,金凌赶紧拽住他一只袖子,继续道:“你每次都这样!要么不敢追上去,要么又自己躲开!”
江澄猛地站住,带着金凌也一个趔趄。他语气僵硬道:“谁躲了?我躲谁了?”
“你怎么没……反正你就是一点都不坦率。”金凌本来还要往下说的,看着江澄黑了大半的脸色,还是多少有点怕,又生生吞下去了本来要说的。
江澄让他吵的头疼,又实在不好发作,只是揉了揉眉心,然后继续朝前走。
林子四下的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去,云海之后竟透出了光色,清白明亮的月光照在前路上。
而这前路无穷无尽,一眼看不见终点。
他不为这意外所见的月色所动,独自一人继续向前行走着。
一如往昔,也一如明天。

此去天涯万里山高水远,终是星月不变,万土归风。



———————————
实在抱歉,最近在忙高考很久没有写东西了。
大概是一个忘羡出门夜猎分头行动时,双杰偶遇的故事w。
我认为,发小情谊本身就是很重的一道线,如果前尘往事都能一笑释怀的话就再好不过了。不过肯定不可能啦。
ooc的很严重,如果有什么很糟糕的地方还希望多多谅解qaq。

最后附上大荒往事里的四句:

踏遍北溟两重天,最远不过生离别。
看遍南海风云卷,最恨难赴故人约。

悖悖论:

抑郁很像老了,你感觉很累,没有很多朋友,不想出门,什么事情都能给你造成烦恼